开始发起了狠

2018-06-24 20:03

弥留之际,他对妻子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本打算账还清了,留点钱陪你去旅游,现在无法完成了……”

一照面,见来者是贺秀连,此人很是不解:“老贺,我们是同学,你还查我啊。”贺秀连当即回答:“我们代表组织对你调查,你必须配合。”

省委常委、长沙市委书记陈润儿专程赶来,扼腕痛惜:“我和秀连同志共事多年,他为人正派,工作务实,原则性强,一生清廉,是我们党的好干部啊!”

2000年9月,正在改制的市桃水煤矿部分职工认为矿长有贪污受贿行为,数百名职工正“凑钱”,准备赴省进京“告状”。接到举报后,贺秀连当即率调查组赶赴矿区。

贺秀连大义凛然:“你不敢。你这样做,只能错上加错,罪加一等。”

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宁愿得罪少数人,决不得罪多数人。在他心目中,群众的利益至高无上。

其实,死神的到来,早有预兆。

3天后,贺秀连早起漱口,发现咳血。妻子慌了神,哭着劝他去医院。可他说 “今天有两个会,没时间。”日子在忙碌中度过,直到6月4日贺秀连被确诊为食道癌之前,他一直没有离开他钟爱的工作岗位。

在贺秀连的入党志愿书上,有这样一段话:我入党不是为了升官发财,是要为大多数人谋利益。入党33年来,他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践行着自己庄严的承诺。

郭峰力劝贺秀连尽快去医院检查,可他摆摆手说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这个案子牵连那么多群众,必须快查快结。”

2008年11月15日,年仅54岁的市纪委常委、监察局副局长贺秀连同志永远停止了呼吸。

有人说,贺秀连不通人情,像个“钢人”。可就是这位对亲人看似无情的硬汉,对同事和下属,却有一腔使不完的热情。

“我负责地告诉大家,我们一定会把你们反映的问题全部查清楚,只要你们发现有偏袒行为,可以告我!”面对激动的职工群众,贺秀连当仁不让。在平息了群众的集体上访后,他立即带领调查组住在矿区宿舍,吃在职工食堂,加班加点、昼夜不停,查阅相关资料,走访了80余名职工群众。一周后,他将所有署名举报者请到会议室,一个一个地答复他们所有的质疑。

那年,贺秀连的内弟失业下岗,本想沾局长姐夫的“光”,到县监察局当临时司机,可贺秀连了解来意后,内疚地向弟弟笑了笑,倒了一杯热茶递过去,说:“你的情况,我了解,换了别人可以考虑。可你是我的内弟,肯定不行。”

最终,贺秀连突破重重阻力,让这个对象受到了免去单位党组成员和副局长职务的严肃处理。

在茶陵县监察局时,他规定:县城办案,办案人员必须骑自行车调查,回家吃饭;下乡办案,下到哪个村就在哪个村用餐,但必须交餐票或饭钱。

“这个案子牵连那么多群众,必须快查快结”

“路上我才知道,那时他吞咽食物已很困难了。”郭峰说。

几个回合下来,眼见纸包不住火,此人仗着关系网“硬扎”,开始发起了狠,威胁道:“你们查我,我喊人搞死你们。”

贺秀连病危!

“他心里只有事业和工作,唯独没有自己,什么时候都是这样。”同事们给予他同样的评价。

“选择了纪检监察,就是选择了清廉和正义”

去年5月26日,贺秀连和同事郭峰一道,赶赴茶陵县下东乡东山坝村,督办一起村干部擅自转让农田给43户城镇居民建房的案子。

干纪检监察这行20年,贺秀连经办的案子也没有一起被申诉复查,被群众称为“贺包公”。

要求大家做到的,他首先带头。

(编辑/青琪)

即使是主管部门或领导,只要涉及案情,他照查不误。为了查案,他甚至直接带人到主管领导家核实收缴赃物。和贺秀连办过案的人佩服他这股不畏强权的劲头。

2002年,贺秀连率队查办市直机关某单位一名副局长的违纪问题。

他常说:“选择了纪检监察职业,就意味着选择了清贫和寂寞,选择了清廉和正义。打铁先要自身硬,我们做到了,别人才无话可说。”

“宁愿得罪少数人,决不得罪多数人”

“当时天正下雨,贺秀连担心放在后面货车箱上的卷宗淋湿,又怕路途颠簸,卷宗丢失,索性驾驶室也不坐了,将雨衣盖在卷宗上,自己则守在货车箱上淋了几个小时的雨。”

1987年,时任茶陵县档案局副局长的贺秀连和同事到江西拖运卷宗。

贺秀连办案不讲情面是出了名的。

事实面前,几十位上访者代表最终心服口服。“原来我们有一位好矿长。”不久,这个厂的改制顺利完成。

即使躺在病床上,贺秀连牵肠挂肚的依然是手头的工作,他反复念叨:“单位上搞不赢,我躺在这里,工作怎么办啊?”同事来看他,他谈的不是病情,还是工作。

而对一件举报案的办理,却让干部群众认识了贺秀连的另一面。

消息传出,市一医院重症监护室外,探视的人络绎不绝。亲人、朋友、同事、甚至被他查处过的干部,纷纷来到门外,只为多看一眼他们心目中忠诚为党、恪尽职守的好党员,多看一眼30年如一日贴心为民、甘于奉献的好干部。

“我家是半边户,妻子身体又不好,每逢双抢春插时节,贺局长就会组织没办案的同事到我家帮忙,清早来,傍晚走,年年如此。”回忆起贺秀连,江会淼禁不住泪流满面。

”那年年关将至,我在乡里办案十多天没回家,我妻子感冒卧床不起,眼看着家中已没有煤球煮饭了,情急之下,妻子将电话打到局办公室要人。贺局长知道后,二话没说,立即安排人买了200只煤球,并带上水果,亲自上门慰问。有这么好的领导,我再苦再累也值啊!”

贺秀连讲原则,很“板”,他认准的事,寸步不让。

“1988年,贺秀连到刚刚组建的茶陵县监察局任局长,当时除了一块牌子和2000元办公经费,一无房子,二无桌子,三无车子。办公桌椅还是我和他用板车从8里外的二手货市场拖回来的。可短短几年,他就让县监察局这个不知名的‘清水衙门’,成了令违纪违规人员望而生畏的执纪部门。”回首往事,老同事肖盛生感慨不已。“干起工作来,贺秀连眼里没难事。”

一次他岳母病重,急需送医院。他仍找到会计按规定交了5元用车费。会计说算了。他说:“你不收钱,我就不用车。”

1996年10月,他从县纪委、监察局调到市纪委,其后8年一直夫妻两地分居。别人要他去“活动”一下,他不肯。那段日子,贺秀连常常是一把小菜、一块腐乳,就是一顿饭。2001年,他贷款在市区买了套房,可因没钱装修,一放就是3年,直到他将老家的房子卖了才做装修,而房子的贷款直到去年才还清。

为了赶时间,晚饭没吃,他们就赶回市里。案子很快了结,4名责任人受到处理,其中2人被开除党藉,追究刑事责任。村干部违规收取的110余万元购地款也悉数追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