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名摩的当即发动车子跑到对面

2018-05-05 16:19

“猫抓老鼠”,这是一场永恒的游戏?

有市民认为,交通拥堵是个系统问题,靠一两种“灵丹妙药”难以立竿见影。只要摩托车还有,上述违法行为就会不时冒头,“猫抓老鼠”是一场永恒的游戏。我们创建了全国文明城市,就应该把这块金字招牌擦亮,从根本上解决摩托车违法问题。

任性驾驶的背后,是车毁人亡的巨大风险

也有市民为交警鸣不平,称对摩托车交通违法的执法难度大、执法成本高。为了制止、纠正和处罚摩托车交通违法行为,同时又要确保执勤民警和摩托车驾驶人的安全,不得不动用大量警力围追堵截。路面民警遇有冲关的摩托车一旦躲避不及,就会有受伤甚至是因公殉职的危险。

在抓好日常执法的同时,持续开展摩托车交通违法行为专项整治。主要开展了“追逐竞驶”交通违法行为专项整治工作、突出交通违法集中整治工作,对摩托车交通违法行为进行专项整治。前8个月,我市共查处各类摩托车交通违法行为27090起。还强制报废了一批连续3个检验周期没有年检的摩托车,并在媒体上进行公告。各种舆论引导尤其是新闻宣传工作,更是不遗余力。

路上的摩托车、电动车随意变道、逆行,有很大的安全隐患。株洲日报/株洲新闻网记者 谭浩瀚 摄

10月26日上午8时,记者从天元区香草园小区出发,步行至黄河路口,再乘公交车前往芦淞市场群,一边走一边看。

近年来,摩托车已成为引发道路交通事故特别是重特大事故的主要车种之一,被称为“马路第一杀手”。在我市,近一半的道路交通事故与它有关。

1月24日晚,朱某饮酒后无证驾驶两轮摩托车,在芦淞区东环线上行驶时翻车,导致坐在后面的妻子当场身亡。事后,他不但因交通肇事罪被判刑,还被痛失爱女的岳父母告上法庭,经多方沟通后者才撤诉。

“摩托车如此搞乱的,难道就真的无法可治吗?”近段时间,棱镜周刊连续接到多名读者类似反映,记者进行了调查走访。

近年来,国内一些大城市特别是省会城市纷纷推出禁摩限电措施。株洲没在此列,加强管理成为唯一路径。

由于摩托车的制动性和平衡性差,且无任何安全防护措施,加之部分驾驶人交通安全意识和交通法制观念淡薄,导致其驾乘人员容易受伤。

违法摩托车横行,读者总结其“七宗罪”

有的说,违法驾驶员对交警的处理套路知根知底。除未悬挂机动车号牌、具有盗抢嫌疑或者已达到报废标准等几种情况,交警才能暂扣车辆,对其余的大部分交通违法行为,只能是开具《交通违法处罚决定书》后放车。于是,个别摩托车驾驶员选择的是不去接受处罚,而是能逃则逃。

明知危险为何还要如此乱行?

株洲日报/株洲新闻网记者 沈全华

8月18日早上6时,天元区长江北路与庐山路交叉路口,一辆无牌无证摩托车闯红灯,被正常通行的客车撞击。摩托车后座的男子吴某经抢救无效死亡,驾驶员身受重伤。两人均未佩戴标准头盔,只戴了工地上的安全帽。

明知危险还乱行,源于违法成本低

【更多好新闻,请关注株洲新闻网微信公众号zznews0731】

记者在天元区街头随机询问了一些摩托车驾驶员和市民。有的认为,违法驾驶员对自己的技术过于自信,认为乱搞一点没什么关系,守规矩的人会让着他。其实这是一种悖论,不守规矩的人让守规矩的去买单。

记者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获悉,从2009年开始,我市开始限制摩托车注册登记,2011年6月开始,城区不再受理摩托车注册登记,从源头上控制摩托车增长。

有热心读者给那些违法摩托车总结出“七宗罪”。一是无牌无证驾驶。即使有车牌、行驶证和驾驶证,也不去年审,自动成为“黑户”。二是不按规定戴头盔。有的戴的是工地上的安全帽,达不到防护效果。三是闯红灯抢道。在等红绿灯时,有的摩托车会挤到小车前面,这还算好的。更头疼的是,有的不管红灯绿灯,看看道路中央行驶的车辆不多,就直接冲过去,或者插到车流中。四是随意越线掉头。把道路中央醒目的双黄线当摆设,甚至在道路上逆行,上演“一个单挑万人”的场景。五是任性改装。摩托车上的“太阳伞”越装越多,“炸街党”骑的摩托车都是改装的。六是没买车险。造成交通事故无力赔偿,或者一走了之。七是非法营运。街头巷尾的“摩的”屡禁不止,它们是违法现象最突出的群体之一。

有的说,这是摩托车交通违法的“风险成本”低。摩托车机动、灵活,一旦遇有交警在路上执勤示意停车,大多数选择的是一跑了之,或加速强行冲关,或掉头逃逸,被交警逮着的几率比较小。

香草园小区门口附近停着5台“摩的”,后轮骑在人行道上,前轮留在机动车道上,车上的驾驶员正在聊天。见有生意上门,一名“摩的”当即发动车子跑到对面,接上一男一女绝尘而去。

“唉!”说起摩托车,很多市民都是一声叹息。叹息之后,则是对违法摩托车如“脱缰野马”般横行无忌的控诉。

违法乱象的背后,是血的代价。

从新闻路到黄河北路,再转天台路、新华路、建设南路,这几条人流量较大的城市主干道上,守规矩的摩托车很多,“乱砣”的也不少,摩托车违法现象一抓一大把。尤其是在株洲大桥上,竟有摩托车排起长队,越过双黄线由东往西方向行驶,吓得前往河东的汽车纷纷避让。